飞禽走兽机视频
60年征文

    累并快樂著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廠慶已經圓滿落下帷幕,但是廠慶所發生的一切,以及為迎接廠慶所做的一切,仿佛還在眼前,歷歷在目,揮之不去。其中所經歷的林林總總,既有快樂、也有苦累,而更多的是收獲。

    迎接廠慶是一項系統工程,涉及到公司的方方面面。編輯部所負責的主要是關于廠慶活動的宣傳,營造喜慶氛圍。拍攝廠慶教育專題片《甲子巨變話滄桑》,從5月中旬開始拍攝,到8月底完成,從逐一采訪拍攝公司離退休老員工,到廠區各種生產、科研、建筑等鏡頭,到剪輯成片,歷時3個多月。由于拍攝專題片是頭一次接觸,一開始覺得很簡單,但是隨著拍攝的深入進行,才發覺拍攝專題片是一項細致、繁瑣、需要考慮到各個方面的工作。從最初的初步采訪搜集素材到安排各種人物的現場采訪拍攝,每一步都是要求提前準備拍攝提綱,及早聯系采訪人物,計劃時間、地點、內容,協調車間生產時間等等,事無巨細都得考慮。拍攝的效果不行就得重拍,記得一次在北方第一窖拍攝,一個短短的30秒鏡頭就拍攝了5遍才算通過。
    在采訪離退休老員工時候,從言談話語中感受到他們對河套酒業的無限熱愛,為河套酒業奉獻了一輩子,無怨無悔,這種精神時刻激勵著我要在工作中不斷努力,勇往直前。一次在電視臺剪輯片子,從下午開始直到凌晨,看的我的眼睛都花了,午夜走在回家的路上,連一盞路燈都沒有,才知道已經是第二天了。
    董事長對《甲子巨變話滄桑》的拍攝非常重視,前后三次審片,提出近30條的修改意見,其中很多細節上的修改,使我這個拍攝者都感到慚愧,因為為了趕進度我忽略了很多有價值的細節,但是董事長都一一提出、加上,并提醒我工作上要注意抓好細節。
    為了在廠慶當天直播好所有參加廠慶的領導、嘉賓、媒體的名單,在廠慶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加班到凌晨1點多,核對好來賓名單后,緊張、困倦反而消失啦!回到家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老是在想著明天的工作還有什么要做。
    在廠慶的當天,編輯部全體人員各司其職,緊張有序的忙碌著,照相、攝像、播音、播放大屏幕,每個人都忙得團團轉,恨不得多長兩條腿、多分出個身體來。打電話打得耳朵直疼,嗓子啞了,兩腿跑的酸疼,身上全是汗水,第二天才發現自己還把車鑰匙跑丟啦!張曉梅、任莉是編輯部的老兵啦,負責照相,她們有參加過公司大型活動的經驗,張曉梅同時還擔當直播來賓禮單的播音員,兩頭跑;李小兵、秦維廷擔當攝像的職責,他們是編輯部的新兵,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大型活動顯得有些緊張,但是他們都在盡全力、認真的做好本職工作。正是有了大家齊心協力的精神才確保大慶新聞報道工作的順利進行。
    在晚上的廠慶文藝晚會上,由于主辦方要對整個晚會進行專業級別的現場錄像,為了整場的演出效果對其他的照相、攝像人員進行了限制,但是在不影響晚會演出的情況下,大家坐在、蹲在地上,抓住每個機會拍好每個節目的照片,直至晚會結束。
    在經銷商大會上,由于同時廠區內有參觀接待任務,臨時抽調走了兩個人,在照相、攝像上顯得人手不足,再加上要對大會的現場要進行大屏幕直播,我特別緊張生怕出點問題,三個小時下來汗水一身、全身酸疼。
    廠慶活動一結束,大家松了一口氣,那根緊繃的弦兒松懈下來,都嚷嚷著累壞啦,要美美的睡一覺,恢復一下體力。我在休息的同時也在回想、感受其中發生的一切,累是累,但是心情卻是無比燦爛的。
    “累并快樂著,我想這是我們最大的感受,也是我們參加60周年廠慶活動的最大收獲!

     

飞禽走兽机视频